Cart 0

香氣書寫

苦橙葉,為你千千萬萬遍。

初聞苦橙葉,隨即辨識出那是幾年前至法國時,土魯斯一大圖書館館員身上的香水味。眾人皆欽羨留學法國。誰知法語是用詞極為精準的語言,又講求優美。絞盡腦汁書寫出來的作業,常被教授毫不留情地退件。生活唯一的浪漫,大概是讀到圖書館閉館後,走上15分鐘的雪地,回家做頓飯、配紅酒,睡覺。挫折不足為外人道,常躲藏在圖書館最隱蔽的角落,手捧著國關理論、邊作筆記、落無聲的淚。直到某天,一位亞洲裔的館員對我笑笑,用彆腳的中文問我 : 「Bonjour,妳想去 « 澡斯 »嗎 ?」兩人比手畫腳半天

Read more →


如果沒有好好地吃...

香對論

「如果一個人沒有好好地吃,他必不能周全思考、好好去愛,也不能恬然入夢。」***不到10天便要長途漫漫,遠行歐洲了。蠟燭多頭燒之餘,進食時間不太固定,吃飯也越發迅速。為了讓隱隱作痛的胃舒服些,一連試了好幾個配方: 荳蔻、茴香使人胃口大開、消炎鎮定用油則搔不到痛處。直到把荖葉精油加進配方內,才有了大幅度的改善。荖葉屬胡椒科,在東南亞、印度以及中國都是重要的藥用植物之一,不僅可以去脹氣、助消化,更可醒酒、驅蛔蟲。特殊的果香甜美味道,讓喜歡的小眾愛不釋手。除此之外,還加了科西嘉茴香。氣味似八角、較一般的

Read more →


請相信自己的身體

香對論

前些時候,廚房流理台的嫩薑發芽了,順手把他放在陽台的盆栽,萬般囑咐要他別長的太快,免得急需地氣的薑,把隔壁鄰居的養分吸光光。有陽光、水的滋養,植物的生長真是驚人,眨眼間就抽高高、今天再看,連嫩葉都舒展開來了。***最近與好友一起研究如何辨別精油真偽、判定品質。我們拿了Dr.Pappas的資料庫與他的comment,一條一條的分析、做筆記。從GC-MS中,找到別人看不見的細節,需要更加專業的訓練。工作一整天,從大堆圖表中抽離,想出門走走,到龍山寺跟觀音媽媽打招呼,喝了祖傳青草茶,繞到某家水晶店,裡

Read more →


傾聽水的聲音

香對論

最近在練習,傾聽水的聲音。從某個Aha moment開始,忽地有了更細微的感知,來自四面八方的水,聒聒傳遞訊息。雪霸農場的山泉水是恬靜而悠然的;晨起享受無人泳池,含氯量高的自來水則顯得素嚴;而觸碰海水,總讓人瞬間回到那些曾經深深眷戀的地方:也許是南太平洋、也許是科西嘉。七星潭的海水,正如混著龍眼果香的永久花,清理著心口說不出口的幽微情緒、以及深深埋藏的潛意識。好幾位買了永久花純露的朋友,私下告訴香下人,今年的味道實在太讓人驚豔了。但其實,我們心知肚明,最好的純露,是在農場,聽著主人邊彈吉他給鍋裡

Read more →


I love you, million !

香對論

很喜歡跟陽台上的植物說,「我愛你」。前陣子炎熱、薄荷、芳香萬壽菊、蕨類草灰搭,玫瑰茉莉的花苞、還沒盛開就凋零了。出遠門的時候,感覺到玫瑰茉莉想乘涼,還使喚家人澆水、把茉莉移到陰涼處。家裡的這株玫瑰茉莉,跟主人有著一樣的個性,熱愛探索世界。來家中不到一個月,急促促地抽高70公分,已經越過護欄,用嫩葉看見家對面的小山,完勝茶樹(倒是茶樹跟家人個性很像,悠哉悠哉,只管長胖跟玩樂,蛋黃哥來著)遠行回來後,忙著整理、交換凱龍-頌缽個案,直到今早才有時間細細地看著她。讚歎抽高的新芽、裡頭藏著小花苞,忍不住欣

Read more →


植物會說話

香對論

不是靈通也不是腦中的聲音,你相信樹真能彼此溝通嗎?香下人家裡的小陽台,除了香草、梔子、茉莉以外,還有許多水瓶調調的小植物---蕨類、苔蘚、刻意養的小雜草。對香下人來說,每一株生命都一樣重要。平常澆水的時候,總會跟她們說說話,旁人看來是自言自語,香下人不服氣,找到了這個ted影片。這位加拿大UBC的森林系教授,證實了樹木會靠真菌,在地底下形成緊密的聯絡網,並由此進行溝通、分享養分、滋養小樹。森林當中,也有母樹的概念、較為年長的祂們,是聯絡網中的主要幹道、資源調配者。如果砍掉祂們,生態系極有可能失衡

Read more →


土木香化解驚嚇

香對論

過去六個月以來,科西嘉島處在乾旱狀態,導致平均萃油率降低,今年的永久花精油產量,比往年減少許多。科西嘉島因地理隔閡,自然與歐洲大陸的植物有些區隔,島上歷史紛紛擾擾與人民的強悍意識,也幽微地影響了植物。昨天上課時,老師發下許多科西嘉島上的特產精油,也講解了部分精油功效,其中印象最令人深刻的便是土木香與科西嘉黑松了。土木香是香對論的愛油,僅次於永久花。因在法國留學期間,染上了一次嚴重風寒,自此呼吸道變得比較弱。但只要調和土木香按摩上背、前胸,短期症狀就會立即舒緩。土木香是最強的呼吸道用油(沒有之一)

Read more →


簡單,但是更好。

香對論

不知道接觸芳療的妳/你,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,用油的習慣不知有沒有改變呢?香對論的用油習慣,真的是:見山是山、見山不是山、見山又是山的歷程。剛開始接觸芳療的時候,什麼都新奇。當時不懂得細緻辨別精油的好壞,價格成了優先考量。大學畢業後出國留學,藥局、有機店林立,也喜歡去週末農夫市集看看自產的精油純露。口袋沒有餘錢,加上部分有機店的單方實在有夠貴,所以只好到處嗅聞、萬中選一,不求擁有,只求樂在其中。直到這個時候,才發現,咦!?不同家的真正薰衣草,真的有細微的差別!南法的人兒們比巴黎熱情,跟妳熟稔後,

Read more →